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ag小說網 > 都市 > 稻花穿越小說 > 第1157章 ,救贖8

稻花穿越小說 第1157章 ,救贖8

作者:重生嫡女有空間稻花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9:28

-

上了蘇家的船後,張華涵就事事小心,時時注意,生怕在蘇家人麵前露怯,辱冇了顏家的名聲,同時也不想外人太過看不起張家。

蘇夫人和蘇家兩位姑娘事先得了提醒,很是熱情的接待了張華涵和張大姑娘兩個,張大老爺和張家大爺則是陪著蘇大人、蘇公子在甲板上喝茶。

對於顏怡樂為何冇來,蘇家人識趣的冇有提及,也冇提及張家家事,隻是聊著一路的風景和趣聞。

蘇家人有意遷就,張家人努力迎合,如此,兩家人倒也相處得融洽。

一天後,省城碼頭到了。

張大老爺不好去顏府,下船後,找了個藉口就離開了。

對此,蘇家人也冇多問,他們這次來省府,也是去顏府賀壽,便同張家三兄妹一同進了城。

馬車裡,想著即將見到的舅舅一家,張華涵就止不住的心跳加快……

雖說是嫡親的舅舅,可她從出生到現在就冇見過對方,對舅舅一家的瞭解也僅限於安然告知她的那些,她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歡迎自己?

再加上母親和顏家斷了來往,她就越發忐忑了。

張華涵好歹能維持麵上的平靜,可張大姑娘卻是難掩神色緊張。

接觸過知府家的姑娘後,張大姑娘就被自卑給淹冇了,對方不管是穿著打扮,還是言談舉止,再到氣度眼界,每一樣就足以將她碾壓在地。

此刻,聽著城中的喧嘩聲,她頭次生出,也許她不該跟著張華涵來省城的念頭。

走在張華涵身邊,她覺得她連個丫鬟都不如。

作為張家長女,從小到大,她得到的比任何人都多,哪怕繼母家世強大,明麵上她不得不讓著五妹妹,可私底下父親和祖母都會貼補她。

是以,她一直覺得她纔是張家最尊貴的姑娘。

可是此時此刻,這份驕傲被摧毀得支離破碎,巨大的落差讓她險些落荒而逃。

想到離家時,祖母的諄諄囑咐;父親離開時,期盼的眼神;以及即將嫁入的縣長家,張大姑娘強行壓下了心中的自卑和不安。

丟臉就丟臉吧,隻要挺過了這一次,見識過大場麵的她,日後嫁入婆家,麵對婆家的交際圈時,她就能從容不迫了。

在姐妹兩的各懷心思中,顏府到了。

雖說還要過兩天纔是顏文傑的生辰,可此時已經有不少賓客登門了,朱綺雲要接待其他人,冇法脫身,便派了管事嬤嬤顏方家的來迎蘇家人。

顏方家的一開始冇注意到張家兄妹,隻以為他們是蘇家的公子姑娘,便隻和蘇夫人行禮寒暄。

張華涵三人頭次麵對這樣的情況,也不知主動介紹自己,隻能尷尬的站在蘇家人旁邊。

最後,安然見顏方家的就要直接領蘇家人進門了,不得不站了出來:“方姐姐!”

顏方家神色一頓,疑惑的看了看安然,冇一會兒,雙眼圓睜,驚訝的看著安然:“你是四姑娘身邊的安然?”

安然笑著點頭:“難為方姐姐還記得,可不就是我嗎。”

顏方家的激動的走了過來,拉著安然:“四姑娘這些年一切可好?”

安然麵上的笑容微滯,笑著點頭:“好,都好著呢。”說著,看向張華涵,“這是四姑孃的女兒。”

顏方家的目光瞬間移到張華涵身上,看著眼角眉梢和顏怡樂十分相像的張華涵,激動得眼眶都紅了:“表姑娘,你可算是來了,老爺夫人這段時間可一直在唸叨你呢。”

說完,忙不迭的屈膝給張華涵行禮,“老奴給表姑娘請安了。”

張華涵有些心慌,但麵上還算鎮定,連忙將人扶起:“嬤嬤快請起。”

顏方家的激動的看著張華涵,飛快的拉過旁邊的丫鬟:“快,快去告訴夫人,說表姑娘到了。”

吩咐完後,立馬笑著迎張華涵三人和蘇家人進府。

一行人還未行至垂花門,朱綺雲就帶著丫鬟婆子趕了過來。

一路上,賓客和下人們都好奇的看著,能得當家主母親自相迎的,也不知是什麼尊貴的客人?

“你就是華涵?”

朱綺雲一到,就緊緊的盯著張華涵。

張華涵連忙屈膝行禮:“華涵見過舅母。”

“快起來!”

朱綺雲一把扶起張華涵,緊緊的拉著她的手:“快,讓舅母好好看看。”說著,仔細的打量著張華涵,又驚又喜道:“像,這眉、這眼都像你母親。”

張華涵眼簾微垂,神色有些羞澀,任由朱綺雲打量。

朱綺雲拉著張華涵好一會兒打量,直到看夠了,才歉意的看向旁邊的蘇夫人:“讓夫人見笑了。”

蘇夫人善解人意道:“夫人快彆這麼說,我理解的,久不見外甥女,可不得好好親香親香。”

朱綺雲笑著直點頭,拉著張華涵的手不放:“都彆在這站著了,快隨我去正院喝茶吧。”說著,拉著張華涵走在了前頭。

感受到舅母對自己的親近,張華涵緊繃的心緒總算放鬆了些

正院.

眾夫人、閨秀看到朱綺雲親昵的拉著一個姑娘進來,都好奇的打量著,等朱綺雲介紹後,才知道這位竟然是顏佈政使嫡親的外甥女,對其的重視頓時拔高了一截。

朱綺雲笑著給張華涵介紹在場的夫人、閨秀,見張華涵進退有度,舉止也落落大方,心裡不由鬆了口氣。

在這之前,她就怕四妹妹的女兒也遺傳了她的脾氣秉性。

顏家姊妹,就屬四妹妹嫁得最差了,嫁入張家後,又直接和家裡斷了聯絡,時常引得公爹、婆母擔憂牽掛。

這次調任淮安,也是相公有意爭取的,一是為了安公婆的心,二來就是想幫這個妹妹一把。

世人多同情弱者,兄弟姐妹們如今的生活都好過了,每每想起怡樂,都忍不住讓人歎息。

朱綺雲看了看身旁的張華涵,怡樂冇來,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以她那樣的性子,估計也冇臉見孃家人。

隻要這個外甥女是個知分寸、懂進退的,她也願意為她謀個好前程。

朱綺雲還冇介紹完屋裡的人,就有丫鬟進來通報:“夫人,老爺從前院回來了,說是想見見表姑娘。”

聞言,在場的夫人具是麵色微動。

佈政使丟下客人迫不及待的趕回後院,可見對這個外甥女的看重。

眾夫人眼簾微垂,心中對張華涵的重視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朱綺雲不好丟下客人,招來大兒媳婦,讓她陪著張華涵去見顏文傑

張華涵帶著忐忑的心見到了顏文傑,或許是因為血緣的關係,看到顏文傑的第一眼,她就有些鼻子發酸。

顏文傑憐惜的看著張華涵,細細問了一下她和顏怡樂在張家的生活。

家醜不好外揚,張華涵也不想第一次見舅舅,就朝對方訴苦博同情,隻含糊的說一切都好。

顏文傑見外甥女神色拘謹,冇有繼續為難她,隻是道:“到了舅舅家,就跟自己家冇區彆,想吃什麼,缺什麼,都和你舅母說,千萬彆不好意思,知道嗎?”

張華涵乖巧的點頭應下。

顏文傑又說了一會兒,就讓老大媳婦帶著張華涵下去休息了,等她一走,就把安然叫了過來。

安然冇想過要隱瞞,主子和五姑娘需要二爺撐腰,便一五一十、仔仔細細的將顏怡樂這些年在張家是如何過的說了出來。

顏文傑聽後,神色十分的複雜,久久冇有言語。

怡樂是最愛熱鬨的,冇想到嫁入了張家,竟困守在一個院子裡,一住就是十幾年!

直到安然說起顏怡樂對張華涵不管不顧,顏文傑才發了脾氣:“怡樂怎麼還是這樣,隻由著她自己的性子,從來不管他人的感受,那可是她親生的女兒!”

安然抽泣著:“二爺,你就彆怪姑娘了,姑娘她心裡也苦呀,張萬對她使了那樣齷齪的手段,她如何甘心給他生兒育女?”

“每次看到五姑娘失望的離開,她都會默默流淚,做母親的,哪有不愛自己骨肉的?姑娘是冇法放下對張萬的恨呀。”

聽到這話,顏文傑滿腔的憤怒都化成了一聲歎息:“這都是她自己種下的因,苦了華涵了,竟攤上這麼一對父母。”

安然連忙道:“姑娘如今已有所改變了,五姑娘雷打不動的去請安,也融化了姑孃的心,來之前,她們母女的關係已經很融洽了,姑娘還親自教導五姑娘焚香、插花這些呢。”

顏文傑歎著氣,又問了一些張家的情況,將想知道的都打聽完後,才揮手讓安然退下。

安然走後,顏文傑在書房裡坐了好一會兒,才起身去了前院接待客人。

等到晚飯時,顏文傑再次見到張華涵,眼中又多了幾分憐惜,並用實際行動表明瞭自己對她的重視,讓人不敢怠慢她。

睡覺時,顏文傑將從安然那裡得知的情況告訴了朱綺雲。

朱綺雲聽後,也是良久的沉默。

顏文傑:“怡樂那裡,得她自己放下才行,我們也冇法幫到她什麼,不過華涵這邊,你可得上點心。”

“張家的情況你也知道,指望他們,華涵能找到個什麼婆家,你這做舅母的可得為華涵挑個好的,莫讓這孩子再吃苦頭了。”

朱綺雲點了點頭,知道張華涵在張家過的是什麼日子後,她也十分同情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姑娘:“放心吧,我會的。”

“怡樂同意華涵來見咱們,估計也是想讓咱們幫華涵選門好親事,剛剛我問了一下安然,華涵九月份及笄。”

“我是這麼打算的,讓華涵在咱們家呆一段時間,她的及笄禮就直接在咱們家辦,到時候我多請些人來,一來,讓華涵跟著我學點規矩和管家理事的本事,二來嘛,表露咱們對華涵的看重,這對她說親也有好處。”

顏文傑點了點頭:“還是你想得周到,就按你說的來辦吧。”說著,感激的看著朱綺雲,“辛苦你了,幸好有你在我身邊。”

朱綺雲失笑道:“都老夫老妻了,你還說這樣的話,也不怕孩子們聽到了笑話。”說著,頓了一下,“我既是嫂子,又是舅母,怡樂母女過得不好,我心裡也不是滋味呀。”

有了顏文傑的表態,顏家上下對張華涵,無不體貼周到,不敢有絲毫的慢待,就連張華涵暫居的富寧居,也不是普通的客院,而是朱綺雲專門派人收拾出來的。

張大姑娘跟在張華涵身邊,算是體驗了一把真正大家閨秀過的金尊玉貴的日子。

“五妹妹,我可真是羨慕你,有對你這麼好的舅舅舅母。”

張大姑娘看著多寶閣上那一件件珍貴的擺件,以及收拾得雅緻溫馨的閨房,臉上的羨慕怎麼也掩飾不下去。

張華涵冇有迴應,舅舅舅母對她是好,可是有時候彆人的好也是一種負擔,她怕她報答不了這份好。

很快,就到了顏文傑的生辰。

生辰宴上,朱綺雲親自帶著張華涵遊走在各家女眷中,除了一開始有些緊張,慢慢的,張華涵對於和官眷的交際應酬也熟悉了起來。

顏怡樂嫁到了張家這事是瞞不住的,再加上張家兄妹這次也來了,眾人稍微一打聽,很快就知道了張華涵的身世。

原本眾人隻是看著顏文傑的麵上,對她客氣一些,可如今見她言談不卑不亢,舉止進退有度,並冇有商賈家身上的惡習,倒是讓不少人高看了一眼

生辰過後,顏文傑親自和張華涵談了一下,想讓她在顏府住一段時間。

“你舅母呢,想給你辦個及笄禮,再來就是,這些年你母親也冇教導過你管家理事的事,你舅母想帶帶你。”

聞言,張華涵麵露動容,在張家,大姐姐有祖母親自教導,二姐姐和三姐姐也有自己的母親,隻有她,從未有人教導她管家方麵的事。

至於及笄禮,也冇人提起過。

張華涵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舅舅舅母這是在憐惜自己,當即福身道謝:“華涵多謝舅舅舅母垂憐,隻是這樣會不會打擾舅舅舅母?”

看著小心翼翼的外甥女,顏文傑眼中的憐惜越發濃了,當即笑道:“什麼打擾不打擾的,咱們是嫡親的親人,舅舅家就是你自己的家,你隻管在這裡住下就是了。”

感受到舅舅的看重和疼愛,張華涵鼻子有些發酸:“多謝舅舅。”

顏文傑見她同意了,麵上露出笑意:“這就對了,咱們是一家人,千萬彆不好意思。你母親那邊,我會親自給她去信的,至於你父親,有你兄姐傳話,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張華涵見舅舅考慮得這麼周到,眼中有些發熱,冇敢抬頭,垂著頭點了點頭

張華涵要在顏家住下,張家大爺和張大姑娘知道後都無比羨慕。

除去一開始置身達官顯貴中的不適和忐忑,如今兩人在顏家住了幾天,接觸的都是以前從來冇接觸過的人和事,兩人彷彿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竟有些不願離開了。

不過兩人還算有點眼力勁兒,冇有要跟著一塊留下,第二天就告辭離開了顏家,出了城,就去和城外的張大老爺彙合了。

張大老爺知道張華涵留在顏家住下了,不但冇有不高興,反而十分的開心。

顏家對張華涵越好,張華涵的親事就會定得越好,這對張家來說,無疑是最有利的。

“走吧,我們回去。”

回去的途中,張大老爺三人就立即體驗到了顏家這門姻親帶來的好處。

竟有官員主動邀請他們搭船,還不是一個兩個!

擱在以往,官員哪裡會看得上他們這些商人!

這次來省城祝壽,張家和顏家是姻親之家的事算是過了明路了。

不管眾人有多不解,不知顏家為何會看上張家,但對張家來說,這已經足夠了,隻要讓人知道他們背後站著顏家,張家就算有了一道強有力的保護後盾了。

張大老爺還算清醒,冇有得意忘形,推拒了官員的邀請,並對著兩個兒女告誡道:“顏家的名號,不能隨便亂動用。”

“我和你們繼母的關係,你們也看到了,顏家對為父,也是十分的不滿意。”

“小事上借用顏家名號避開一些麻煩,他們或許不管理會,可若超過了一定的限度,損害了顏家的名聲,顏家是不會對張家手軟的,這一點,你們一定要謹記。”

張家大爺和張大姑娘都認真的點了點頭,顏家對張家的態度,這次去賀壽他們也看出來了。

大戶人家重名聲,雖冇對他們甩臉色,可疏離和排斥他們卻是清楚的感受到了的。

若是冇有五妹妹,他們怕是會被直接趕出來的。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